LBSchina



技术差距

2011-05-19 17:50:22 点击数:

被调查的来自于大型公司的顶极决策制定者 

我们主要购买尖端应用软件

                     18%

我们购买适度优秀、尖端的应用软件,但是我确定市场上有更好的产品

                                                                             48%

我们购买能够适用行业标准的平均水平的应用软件

                               18%

我们购买低于行业标准的过时软件以节省费用

    3%

我们倾向于开发我们自己的内部解决方案

             18%

我们很少在技术上投资

   2%

可以预计,尽管改变未必是在某人可能期望的方向,这些技术获取模式将根据行业部门的不同和对技术重要性的观点而显著改变。例如,在面向服务的旅游业、运输业和餐饮部门中,27%的公司报告他们经常购买尖端技术,而在数据密集的银行业和相关部门的中只有15%的公司表明他们会这么做。无论他们的公司对于技术依赖有多大程度,只有17%的通信业管理人员说他们的组织机构通常会购买尖端科技。

显然,无论是什么行业,认为技术解决方案是他们组织机构运营和金融成功重要因素的公司数量,几乎是认为这些解决方案仅仅“有用”并愿意购买尖端技术的公司数量的三倍。

一组重要的结论从该初级分析中显现出来。首先,大型组织机构在投资任何类型的技术时倾向于谨慎,更喜欢成熟或者易于创建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尖端技术,即使尖端技术能够提供大得多的运营或者其它商业利益。当然,一旦公司开始认识到更强壮的技术解决方案对于他们业务运营,收入和利润非常重要时,他们会开始考虑投资先进的、尖端技术。

技术差距

如上所述,这些结论假定绝大部分大型组织机构,甚至在一些技术密集型部门(通信行业),对于技术能够作用于组织机构决策制定保持适当的看法。当然,商业周刊研究服务机构调查揭示,技术倾向和获取模式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更加复杂。

感知与行动

一种明显的结论从调查中清楚地凸现出来: 绝大多数被调查组织机构相信使用技术的解决方案对于他们的业务决策制定质量是至关重要的。这个问题不能被夸大。尽管局限于他们的消费模式和谨慎,调查中多数公司仍强烈相信技术的力量和益处。

特别地:

至少13%的被调查者表示,技术对于他们的组织机构是“重要的”,另外39%的被调查者声明,技术是“非常有用的”——总数为51%。

相反,只有39%的被调查者表示,技术对于他们的组织机构仅仅“有用”,另外5%的人表示,技术“没有用”——总数为44%。

这些回答反映了被调查组织机构的倾向。然而他们的真实行为,却是显著不同。虽然51%的组织机构认为使用技术解决方案是“重要的”,还是“非常有用的”,但这其中只有一半的被调查者(26%)真正使用了尖端软件应用程序和分析报告工具来辅助进行业务决策。另外40%的人指出,他们使用“一些报告工具”,但是注明这些工具缺乏真正的分析引擎,而30%的人“在做重要决策时,主要依靠多数人的同意和委员会”,4%的人说他们根据“直觉”做出重要决策。

因此,一方面是明确的意图和感觉,另一方面是获取技术和使用行为,这两个方面存在着一个非常深的“技术差距”。尤其是大约一半的组织机构表示,技术对于他们的业务决策制定非常重要,然而他们并没有落实到实际行动,即对尖端技术中进行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愿意在尖端决策制定技术上投资的组织机构,几乎总是属于那些对该技术很重视的组织机构。

换句话说,技术购买者非常可能是强烈的技术“信任者”。总之,超过五分之四的被调查者(其公司使用尖端工具进行业务决策)表示,技术对于其组织机构是“重要的”或者“非常有用的”,相比较,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被调查者表示,仅使用“一些”工具,或者主要依靠多数意见进行决策制定。

感知 VS. 现实

(感知)当制定重要商业决策时,使用技术解决方案有多重要……

关键的                                                13

非常有用                                              38

有用                                                  39

不是都有用                                             5

我们没有或者不使用任何分析报告工具                     3

我们没有或者不使用任何实用技术解决方案                 2

(现实)商业决策制定时有多重要……

我们使用尖端软件应用程序和分析报告工具                26

我们使用一些报告工具,但是他们无真实的分析引擎        40

我们在制定重要决策时主要依靠多数一致和委员会          30

我们基于“直觉”制定重要决策                           4

 

探知技术差距

为什么存在这样的“技术差距”?为什么这么多富有经验的并且管理良好的组织机构表示,先进技术对于他们的决策制定和运营程序是重要的,但是他们却不愿投资最适合这些任务的技术?商业周刊/MapInfo 调查对这些问题进行了阐述。

如上所述,大部分组织机构在实施更先进的技术时,经历了不同的实践和感知的挑战。例如:

将近五分之四的被调查组织机构的被调查者回答表示,将应用程序和多个数据库和平台整合起来“非常”或“相当有挑战性”。

大约四分之三的被调查者表示,配置已有业务处理程序,方便利用新的性能,并且让企业文化认识到新应用程序或者解决方案的益处是有重大挑战性的。

一些被调查者指出,寻找资金来支持执行、培训最终用户如何使用这些新应用程序,并且让应用软件能够实现预期功能是严峻的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与来自认为使用技术解决方案“重要的”组织机构的被调查者相比,来自那些认为解决方案仅仅“有用”的组织机构的被调查者,在认识上只有细小的差别。同样,对来自实际使用尖端应用软件的组织机构的个人的反应,和来自于仅采用适当优良的应用程序的组织机构的管理人员的反应,以及来自于仅使用平均技术的组织机构的管理人员的反应的比较中: 对不同挑战的反应在这些组中没有明显的不同。这些结果建议,绝大多数组织机构在执行先进技术时感到明显的挑战,但是真正想使用这样的技术的组织机构,和那些已经真正执行这些技术的组织机构,都看到了这样的技术的益处,无论他们在其组织机构内面临多大的运营和看法的挑战,都会真正地部署这样的技术。

结束技术差距

正在考虑是否执行先进技术用以增强他们业务决策制定的组织机构,似乎接受了这个现实,即在实施过程中必须面对许多源于内部惯例和运营架构的挑战。尽管如此,这些公司仍然强烈相信他们的技术供应商能够帮助他们使用一些方法来解决这些挑战。特别明显的是,足有94% 的被调查者表示,拥有一个“理解我们的业务”的供应商是极其或者非常重要的。同样高百分比的人声明,供应商实现以下内容是“极其”或者“非常重要”的:

提供易于执行和易于使用的技术解决方案;

在提供可靠的并且可升级的解决方案时,具有可跟踪记录;

提供可以帮助企业节省经费的解决方案。